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探组壹玖柒
作者:猎衣扬 字数:11726 更新:2022-09-19 状态:连载
故事中三位主角同住在社区养老中心——红霞康养院,分别是退休养老的刑侦专家陈大兴、心脏外科主任医师王海棠、退役的自由搏击拳王于树。三位老人为了不虚度晚年光阴,在王海棠儿子麻小的提议下,成立了一支探组,专门调查城市里离奇古怪的事件,而“壹玖柒”恰..
前途待命
作者:其斯 字数:29122 更新:2022-09-07 状态:连载
男主吕前途因罹患肝癌,只能换肝治疗,医生希望他尽早就医,以延缓病情恶化,可是奈何医疗费用高昂。本来每月生活费就入不敷出,父母离异重组家庭,靠不上。平时凭几张信用卡与网贷拆东墙补西墙地借贷过活,突如其来的厄难使他变得极其恐慌与沮丧,举头无路..
大明宝藏
作者:陈谷子 字数:40162 更新:2022-09-07 状态:连载
身份隐秘的青年侠士何栖,背负恩师遗命和父母血仇,护送地宫密钥赶往荒漠。一路上,历经千山万水,九死一生,在诸位匡扶正义的武林侠士帮助下,才得以化险为夷。后来,他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终于将残存的各方势力团结在一起,让他们放弃残杀,同赴地宫..
九歌:岁晏孰华
作者:赖继 字数:138724 更新:2022-07-26 状态:连载
北都文帝铁蹄横扫神州,谋士杨居胥以九霄派师兄弟助阵,与南陵国大祭师斗了两天两夜,最后剑斩大祭师,助文帝灭了南陵国。十六年后,官拜“镇海公”的杨居胥却被一神秘少年施展飞刀所杀。 南陵国皇族遗裔、断魂楼传人南复生,背负着光复南陵国的使命,初涉江..
吴越霓裳曲
作者:春叁拾郎 字数:827503 更新:2021-09-28 状态:连载
五代末年,天下即将一统,乐天公子胡不归和南唐郡主李珑月被卷入北方赵宋、南唐残部、吴越王室、江湖势力为寻找后唐遗失的传国玉玺的你争我夺中,最后从后主李煜和大周后手绘的《霓裳羽衣曲》阵图中悟出破解奥秘的关键。
AI特侦局
作者:赖继 字数:98400 更新:2021-08-15 状态:全本
有着“人工智能之主”称谓的艾尔智能集团总裁高智斌从瑞典回国途中,遭遇“无人汽车”搭载的人工智能失控,反噬其主,车毁人亡。在死亡前最后一刻,高智斌通过随身腕表重置了“魔镜计划”的数据库密码,并将腕表扔出车外。AI特侦局介入一起艾尔集团总部员工马铁“..
颅内杀人犯
作者:艾石 字数:117593 更新:2021-07-26 状态:连载
锡安市接连发生多起命案,死者均患有罕见的心理或精神疾病,比如患有虫子妄想症的公司高管,患有替身综合症的当红女明星,且都去找过一个叫方宙的天才心理学家看病。警方介入调查后,均定性为自杀。 直到一个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老人突然跑到派出所自首,..
踏雪夜行
作者:君天 字数:1092050 更新:2021-06-12 状态:全本
窥伺者之危险迷情
作者:落墨点雪 字数:10857 更新:2021-04-02 状态:连载
张欢很爱范奕涵,也为此一次次的将自己的秘密隐藏。一次意外的发生,让她卷进杀人的迷局。最终窥探真相的她才发现,范奕涵的秘密比她还要多。而她自己也只不过是他开始时的一枚棋子。
夤夜
作者:王超 字数:287264 更新:2021-03-25 状态:全本
夤夜,寅时的黑夜,据说是人心最脆弱的时刻;1940年——1945年,上海在汪伪政府统治下如夤夜一般,弥漫着恐惧,击碎着人心。 这是最脆弱的时代,也是人心最脆弱的时刻…
投生
作者:政夯 字数:131896 更新:2021-02-24 状态:连载
《投生》立足于“战灾”这个客观角度,尔后降下维度到这些街坊邻居本身,用他们的视角去看待当年那场战争。他们的目的非常单纯,就是在道德沦丧、禽兽屠城之下不择手段地存活下来。
7月57日
作者:政夯 字数:201293 更新:2021-02-05 状态:连载
两个注定苦于羁绊的悬疑作家将为16年前一桩诡案建筑记忆的真相。 她在其上获取无数殊荣。 他在精神病院只有一部小说问鼎于世勘为大师。 在意识世界的维度中,他们纠缠于灰色的回想,在浩瀚的逻辑空间中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他们将如何在交错的时空中安置..
奇想北平
作者:叶遁 字数:43945 更新:2021-01-18 状态:连载
这是一部独特的京味文化作品,同时也是一部民国传奇和普通北京人面对日寇阴谋入侵家园的反抗史。
子弹的背后
作者:戴西 字数:198566 更新:2021-01-13 状态:全本
自幼与父兄分离的我党高级特工钟向雨,在加人军统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已是军统特务的亲生哥哥。作为卧底,他父兄在前而不能相认,战友被捕却不能相救,甚至不知道“麦子”的真实身份……面对复杂形势,他杀叛徒,传情报,利用奇谋巧计,一次次瓦解军统特务的进攻。..
沉默之血
作者:吾乃天少 字数:229160 更新:2021-01-04 状态:连载
鲜血沉默着,但他无声的控诉,已经书写了状书……有罪者死,无罪者昭。